56全讯网五湖四海: 如何让莽人“进步之梯”更通畅?

发表时间:2019-02-21 05:45:55

  “书是人类进步的阶梯”,但云南省金平县莽人的进步之梯却不太通畅。

  在2009年4月归于布朗族之前,莽人生活在中越边境的大山深处,以打猎为生,颇具神秘色彩。

  自2008年国家出台对莽人的综合扶贫规划后,莽人逐渐走出深山老林,在政府帮助下建屋定居,开田种地,人均收入大大提高,生活条件得以改善。

  不过,教育仍然是莽人的心病。截至2018年,莽人族群中还没出过一名大学生。较高的中学辍学率,让当地政府忧心忡忡。目前,在校读书的莽人不足200人,以小学和初中生为主。

▲“莽人”村寨的儿童。岳廷摄

  不爱读书关键在于思想观念

  在金平县教育局长谭术黑看来,哈尼族、傣族等少数民族的上学意识很强,家长在孩子3岁左右的时候会想办法送孩子上学,哪怕是家庭经济条件不好的孩子也会自己想办法学习一技之长,但是莽人家长大多不重视教育。

  在下山定居之前,莽人一直过着刀耕火种的原始生活,依靠打猎为生。他们曾长期居住在木头和麻草搭建而成的房子里,习惯了原始社会的悠闲,从观念上不太重视读书识字。

  “这里的孩子大都不愿意上学,因为家长没文化,孩子不上学也不管;到了上学的年纪,孩子都不知道学校在哪里。”平和村村支书陈忠明对这个问题颇为无奈。

  为促进莽人教育的发展,莽人学生在学前班时享受每学期300元的国家补助。义务教育阶段,除了和其他民族一起享受“两免一补”之外,小学生每年还可以多领250元、初中生多领1500元的国家补助。每位学生每月还可以领取80元的生活补助。

  此外,金平县还会拨款给学生发放额外的补贴,小学每生每年给1000元,初中1800元,高中2000元,职高3000元,大学则可以高达5000元。

▲“莽人”村寨(左侧山麓上的小村庄)和山下的多民族聚居的南科村。岳廷摄

  教育发展要“走出去请进来”

  “改变教育观念是发展莽人教育的关键所在。”谭术黑详细介绍了莽人读书的现状后认为,转变莽人的观念首先要从语言上入手,只有学好普通话、可以与外界沟通,才能理解国家的政策,才能意识到读书的重要性。

  “语言这一关过了之后,‘控辍保学’的工作还要继续做,不能让一个莽人学生在校外。”谭术黑说。

  党的十九大报告指出,要坚决打赢脱贫攻坚战,把脱贫攻坚提高到新的战略高度;同时强调建设教育强国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基础工程,必须把教育事业放在优先位置,加快教育现代化,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教育是精准扶贫的必要举措,也是帮助贫困地区彻底脱贫的重要基石,是实现物质与精神共同脱贫的保障。

  金平县副县长邓自有认为,改变莽人的教育现状,需要国家和地方政府层面的进一步措施。他认为,国家应加大对边远少数民族地区的教育基础设施建设,改善教育条件,同时也要加大教师的配备力度,通过增加编制名额保证师资力量;县里需要加大对教师队伍的培训力度,提高教师综合能力、适应莽人地区教育教学的需要,并办好职业高中和技术培训,从生活需求出发,让莽人学生“有学校可以读,读了可以用,用了能够解决生活需要”。

  此外,邓自有认为莽人教育的未来发展应遵循“走出去请进来”的原则。一方面,金平县政府应鼓励莽人学生到镇上、县里条件更好的学校读书,组织莽人青壮年外出考察学习实用技术,感受山外世界的美好;另一方面,去过外面的莽人回来后,可以将新认识和新动力带给其他人,同时通过支教的方式将外面的好东西、好思想传给其他人。

  提起对孩子教育的打算,云南省金水河口岸边境小学陈素珍计划将来送儿子到教育条件更好的蒙自市读高中。她希望儿子以后考大学,到昆明、上海等大城市工作。陈素珍的弟弟陈卫则盼望着孩子将来能够读大学,过上更好的生活。

  他们这一代莽人,都将培养出“第一名大学生”的希冀,寄托在了下一代身上。(万宁宁)

  高考结束后,陈晓青一直在工厂打暑假工,在生产一线加工表带。9日中午,她回到宿舍打开手机,正好接到学校老师打来的电话。  陈晓青的老家在永川仙龙镇粉店村,父母都是土生土长的农民,长期在家务农。

逾期科研项目被清涉及北大清华等名校教育部社科司近日发布通知,称将对研究超期未完成的1453个人文社科科研项目进行集中清理。对相关项目要追回已拨经费,还要追究责任,相关责任人3年内不得再申报。1453个项目不仅涉及北大、清华等名校,还涉及知名学者。